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宋鲁郑:什邡事件看今日中国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宋鲁郑:什邡事件看今日中国 于 周二 七月 10, 2012 2:16 am

宋鲁郑:什邡事件看今日中国

什邡,中国西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县级市,但现在却瞬间成为全球瞩目之地。什邡市一夜成名的原因,从海外看来颇为莫名其妙:只不过发生了一起西方经常发生的警民冲突事件而已。远的不说,仅2008年的西方经济危机以来,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什邡的警民冲突事件在美国、欧洲频频上演。特别是在希腊,其激烈程度都被美国媒体移花接木用于报道发生在俄罗斯的抗议活动中。就是今天,法国国庆节(七月十四日)就要到了,十九区(华人社区之一)警察局竟然规定“7月12日早8点至7月16日早8点, 严禁任何人存放、运输、转让属于C2 至C4种类的烟花、 以及用T2、P2 技术制造的烟花”----其创意不输中国菜刀实名制吧。我们只能说,中国目前在世界上实在是太重要,中国已无小事了。虽然什邡只是一个县级市,但其吸引全球媒体之关注,超过美国经济首都、世界金融心脏、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纽约、超过英国首都、发生骚乱并迅速蔓延全国乃至欧洲其他国家的伦敦、超过加拿大昔日的经济中心、举办过奥运会、正在发生历史上规模最大学潮的蒙特利尔。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什邡事件从本质上讲,是民众权力、资本权力和政治权力的博弈。一个在区区一个县城就可以投资上百亿的项目和其投产后不可估量的利润,固然显示了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但同样也显示了改革开放后资本崛起后的强大力量。从事件来看,这家民营企业代表的资本力量已经成功的令县级政治权力臣服。然而,事件的结局则显示,改革开放后中崛起的另一股力量:民众的力量显然更为强大。它最终很快的令此百亿元的巨型项目流产,而且支持它的地方政治权力也铩羽而归。今日中国已从三十年前政治力量主导一切演变为民众、资本和政治权力的三方博弈。这三种力量如何博弈和如何平衡将决定中国的未来。

以西方为鉴,这三种力量博弈的最后结果是以普选为特征的民主制度。民众通过选票获得了对政治的控制权,而普选导致的高成本又为资本提供了影响政治的空间。至此,政治权力成为弱势,民权和资本的权力事实上主导了西方各国。这种模式运行的结果就是肇始于美国的全球经济危机。为了迎合民众,美国推出次贷。为了迎合资本,则放任华尔街的投机行为:规模并不大的次贷被一再打包和证券化,最终形成全面的危机。一语以蔽之,政治领导人和政治权力本应该扮演领导国家向前发展的角色,但在民权和资本权力的重压下,却成为迎合民众的公仆。而在西方的观念中,政治人物总是邪恶的,是应有之恶,必须得到监督。而民众则是善的,总是站在正确一边。然而,一个民众和一群民众都是一样的,都具有人性的基本弱点:短视、急功尽力、好逸恶劳。也同样需要制衡。

目前的中国,虽然三种权力的博弈日益激烈,但至少在全国一级,政治权力仍然有最终的决定权。这一次民众取得对资本和地方政治权力的胜利,和最高政治权力的介入密不可分。至少在本人看来,一个以追求利润为核心的资本主导的制度、一个以追求福利为核心民众主导的制度,其危险性要远远高于相对中立的政权主导的制度。

在我个人看来,相对于资本力量的崛起,民众力量的崛起更应该令人关注或者警惕。毕竟,中国传统上就有鄙视商业的传统,要想对之进行抑制并不困难。然而民众在海内外仿佛天然具有正当性,是谁也不能摸的力量。什邡事件有人指责资本的贪婪,有人指责政府追求政绩,但却无人敢于质疑民众。什邡事件的焦点是钼铜项目,但钼铜究竟为何,恐怕只有专家才能搞的清楚。而民众起而反对的原因仅仅是怀疑,而没有任何专业和技术方面的证据。而且事件也是民众率先违法游行和率先使用暴力。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西方,看看美国是怎样对待不遵守游行法律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群众,看看加拿大政府是怎样对待不遵守法律的抗议的学生。当然,你也完全可以说中国的游行法规本身就是恶法--------加拿大为遏制学潮而迅速通过的78条紧急法也是恶法,但警方就按此法处罚学生,台湾到现在其《集会游行法》还被指是恶法,民进党就常常违法游行和抗议。只是当民众可以种种理由不遵守法律,自然任何一方都会如法炮制。其实从本质上讲,中国就不是一个有法治传统的国家,无视法律是全民共性,而绝非一方所独有。应该说,这一场博弈谁胜谁负并不重要,真正核心的是它再一次反应了中国上下缺乏的还是法治意识。

我们知道,法国是全球核电站大国,一个面积仅为新疆三分之一的法国,竟然有密密麻麻的近六十站核电站。然而,如此大规模的核电站建设,别说经过公投,连国会都不会讨论,政府部门和电力部门都包办了。虽然人人知道没有绝对安全的核电站,而且一旦发生事故,其危害则是毁灭性的,远远超过什么钼铜项目。但法国之所以这样做,百姓之所以认同,还是由于核电站太过专业,绝非普通百姓所能决定。当然,日本核事故之后,德国在民众压力下已经宣布将于2022年全面关闭核电站。德国能这样做,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它可以承受这个代价,核能源只占德国电力供应的30%。而法国则占到国内总电力的78.5%。假设停掉,整个国家将倒退到前文明时代。

什邡事件以钼铜项目终止收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今日中国完全可以承受放弃这一项目的成本,哪怕这个项目完全应该投产。我们不妨想想,假如这一次民众把矛头指向三峡大坝,是否会以这种结果收场?

应该说,没有百利而无一弊的事情。核电站如此,钢铁如此,煤炭如此,钼铜也是如此。我们是否也要想想,钢铁我们用不用?煤炭我们用不用?钼铜产品我们用不用(钼铜合金综合铜和钼的优点,高强度、高比重、耐高温、耐电弧烧蚀、导电电热性能好、加工性能好)?如果用的话,是不是就必须要生产?这种一刀切的方式,是否妥当?或者我们如同西方一样,转嫁到更落后的国家去生产? 特别要指出一点的是,什邡是以生产烟草著名,但烟草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死亡因素,全球每年有五百万人因此死亡,而中国就达一百二十万。哪么什邡为什么不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而放弃烟草生产呢?

其实中国民众究竟整体上是什么素质,只要不是生活在真空中,都心知肚明。在西方,任何一个卫生间都提供免费卫生纸。但在中国,任何这方面的试验都会以失败而告终。最近青岛又做了一次尝试,结果却是并不值钱的一卷手纸一群人疯抢。除了过度使用,就是“一纸多用“:有的用来擦手,有的洗完脸后拿来当毛巾用,还有的拿来擦脚、擦鞋、带走。”公家的不要钱可以浪费、带走,公用的没人管可以破坏”——这种公共道德意识缺失的民众,怎么不能人质疑其行为?假如什邡抗议民众目的不是在于否定这个项目,而是要确认环保标准、落实环保标准,这将会是一个多赢的局面。(立场被认为转变的韩寒也委婉的批评了什邡百姓:“愿什邡人的抗争能够理性聪明和安全,求谈判,勿破坏”)

当然,中国的民众也是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一步步走向进步。此次什邡事件,民众的环保意识、政治参与意识和维权意识就值的肯定。民众能够对一个一百亿的项目说不,也是其生活水平达到一个阶段的产物。假如还停留在温饱状态,恐怕对这样的项目还是求之不得,并会当作脱贫的最佳手段。

这一次什邡事件,最令人失望的是专家阶层,特别是钼铜行业的专家。整个事件我们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听不到一个专业的解释和回答。一个明明通过 环保测评的高达百亿元的项目,却因为民众怀疑其有污染,而将之废除。假设这个项目真的有问题,哪么这些专家在项目立项时,显然屈从了资本的力量。假设这个项目没有问题,在民众起而反对之下,这些专家又屈从了民众的力量。只是,做专家的良知、操守和专业精神又何在呢?不是哪句话,面对资本和民众的强大力量,也只有政治权力可以成为最后的屏障。

什邡事件,另一个主角是当地政府。许多声音批评什邡政府是GDP驱动和政绩驱动。但客观来讲,这并不公正。追求政绩发展经济,提高GDP并没有错,难道一个不追求政绩、不追求GDP无所事事的政府就应该赞许吗?更何况,2008年汶川地震,什邡是重灾区之一----所以北京和它对口援助,灾后重建的压力同样巨大。这个项目正常情况下未必能够落户到什邡----一个百亿的投资和四十亿年利税的项目还不知道有多少地方想要抢到手,很可能正是汶川灾区和北京对口援助这两个条件,最终使得什邡胜出,成为灾后恢复重建重点项目和四川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十二五”重大产业项目。说这是惠民项目,并不为过。而且百姓关心的环保问题也同样在立项过程中得到高度的关注,是按照国家最新标准和最高要求,进行了国家级环境评价,环保方面的投资超过九个亿,最终也通过了国家环保部的审批。正如什邡市官员对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语气十分肯定的表示 “对宏达钼铜项目的环境评测执行的是有史以来最严格的标准。”什邡市的上级德阳市环保局的资料显示:“该项目的监测项目是我市环境监测站建站以来最多的,几乎涵盖了以前做过的所有监测项目,涉及空气、水质、底泥、土壤和植物样品共58个点位;共动用市级和六县市区监测设备和仪器50余套,人员近50人。” “即使在建成后,宏达钼铜项目也将成为什邡市环保局的"重点污染源"被监督,并由专人驻厂进行环境质量监测。”

只是什邡政府没有考虑到,这种包打一切、传统“父爱”型、全知全能型政府已经不符合今日中国国情。简单来讲,在今天的中国,就是为民做一件好事,也要征得民众的同意和认可。更何况还有可能产生争议的项目呢?假如在争取项目之初,就和民众有充分的沟通,尊重百姓的知情权,而不是开工时才发布消息,恐怕就绝不会发生项目动工揭碑之日,就是民众走向街头之时。

什邡政府的另一个教训就是缺乏应对突发性群体性事件的经验。虽然表面上看,中国每年发生多少起群体性事件,但在如此庞大的一个十三亿人的中国,其实比例仍然是极小,地方政府普遍缺乏应对经验就是明证。所以当抗议民众冲击市政府、砸坏多辆公务车、砸毁市政府大厅橱窗玻璃、推倒机关大门、用石块和矿泉水瓶发起攻击时,警方反应未免过度----自然冲突发生后,这种现象是任何国家都难以避免的,就是中国的台湾不也经常指责警方反应过度吗?当然,这都是中国演变的成本,无论是民众还是警方都是如此。民众应该学会在法制的前提下理性抗争,而政府也应该习惯和心平气和的方式看待民众的抗议行为。当然,这个过程绝非一撮而就,就是经过数百年演练的西方就是到现在不也经常发生激烈的血腥对抗吗?

这一次,表现可圈可点的是媒体。事件发生后,一向被视为左派和民族主义传媒的《环球时报》接连发文批评什邡政府的做法。指出从钼铜项目立项动工,到群众抗议,到警察“驱散”,直到市政府最后宣布停建项目,在兜了“一个大圈子”的过程中,政府的公信力受到新的损害。重要的是,这“一堑”已经不是第一次吃,但希望这是各地政府吃的同一类“最后一堑”。评论还呼吁各地政府在可能引发环境担忧的工业立项问题上,“必须把实情告诉群众,依法严格进行听证,再不可对公众隐瞒实情”。在环境问题上,谁都不应再有“控制舆论”的幻想,这是“实事求是的底线”。

特别值的一提的是环球时报这样一篇社论《不应鼓励中学生走上冲突一线》。要知道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会允许未成年人介入这样的政治冲突中去的,毕竟未成年人缺乏完整的民事能力,其思想也不成熟,易走向极端。要知道在今日中国的话语环境下,对两方面都进行批评是需要勇气的。在这里,我们体会到俄罗斯的良心索尔仁尼琴所说的:“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

这一次仍然令人失望的还是所谓的自由派公知们。其特点是非理性的、情绪化的、一面倒的指责政府。更和他们身份不符的是,他们丝毫提不出任何解决之道和亡羊补牢之道。他们的言行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幸灾乐祸、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最让这些所谓公知和自由派显形的则是由什邡事件引发的“群殴吴法天事件”。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一向被视为左派,和自由派观点不同。哪么自由派是怎样对待观点不同的人呢?当吴法天抱着前去普法和辩论的目的应约前往时,回应他的是光天化日之下几十人的殴打和漫骂----这种公然侵犯他人人身安全的行径,可算的上文革暴力回潮?他们的见识还不如一位网民: 首先打人是不对滴,有暴力的老百姓就会有暴力的政府,政府是由活生生的人组成的。其次人家有说话的权利,你觉得不对你可以反驳,拿出数据证明他是错的,不能因为他说得不对你就骂他就要打他,要摆事实讲道理。倒是吴法天,保有君子之风,口、脚均未动粗,人格和操守真的是高下立分。

一个处于社会转型、经济转轨、产业升级的超大型国家发生这样哪样的问题是再正常不过的,这也是任何国家所无法回避的规律。从什邡事件的最终结果来看,肩负带领中国走向现代化的政治阶层是清醒和理智的,处理手法是果断和有效的,既能抑制资本又能平衡民众。中国只要再维持十年的稳定和发展,许多今天看来无解甚至难解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什邡事件的积极效应不仅仅是避免下一个什邡事件的发生,更让我们看到真实的有希望的中国。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