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长沙残暴官员授意碾死上访村民!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长沙残暴官员授意碾死上访村民! 于 周五 十月 05, 2012 8:44 am

长沙残暴官员授意碾死上访村民!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665

2012-9-30 20:27| 发布者: 谁主沉浮?| 查看: 224| 评论: 2|原作者: 铁幕真相

摘要: 死者再次来到工地,对凌云副镇长说:“你有本事就压死我。”然后躺在正在施工已经发动,但未行驶压路机前。凌云 副镇长说:“你以为不敢压吗?修一条路正好要死几个人的。(按建筑行业在长沙来说,一般承包商希望死人,迷信的说法叫:祭路,祭桥,祭楼盘。一般用牛祭 奠),然后压路机辗转而过,脑浆四溅,尸块撒满现场惨不忍睹。村民都说,太残忍了,官员们,一错再错,错上加错,罪上加罪。 ... ... ...
长沙残暴官员授意碾死上访村民!


2012年9月22日 来源:凯迪社区 作者:铁幕真相



据长沙拆迁维权人士反映:2012年9月16日下午13.00,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华宝村,长沙路桥公司长湘29标段高速工路,发生一起因征地拆迁补偿纠纷,故意压死人的事件。经过了解,性质比“钱云会”事件更为恶劣。











据反映,死者何志华,房屋不属于征地拆迁范围,但,因长湘29标段高速工路的拉通,临近高速工路的房屋(路面高出房屋约10米)下水道等原因,受到影响, 并有不同程度的破坏。为此,何志华主动向政府,项目部申请要求征收拆迁或解决高速工路拉通后带来的不便遭拒绝而多次上访。



据反映:死者何志华8月18日上访,被长沙驻京办遣送回长沙途中在湖北遭遇车祸,轻微伤害。










据反映:死者何志华9月再次上访。



据反映:2012年9月16日下午13.00,何志华在施工现场与该镇主管建设的莲花镇凌云副镇长理论,被凌云副镇长猛抽一耳光,死者回家取棍棒欲还击, 被其还未领取结婚证但同居4年的妻子劝阻。死者再次来到工地,对凌云副镇长说:“你有本事就压死我。”然后躺在正在施工已经发动,但未行驶压路机前。凌云 副镇长说:“你以为不敢压吗?修一条路正好要死几个人的。(按建筑行业在长沙来说,一般承包商希望死人,迷信的说法叫:祭路,祭桥,祭楼盘。一般用牛祭 奠),然后压路机辗转而过,脑浆四溅,尸块撒满现场惨不忍睹。村民都说,太残忍了,官员们,一错再错,错上加错,罪上加罪。






9月16日事情发生后,由政府组织协调。因家属要求追究凶手责任而协调未成。9月17日凌晨四点,由岳麓区委,区政府,岳麓公安分局,岳麓城 管,街道协防人员,在岳麓区政法委书记文志龙率领的200联防队员,岳麓街道40个维稳人员,城管,公安,组成的600多人的队伍,到现场抢劫尸体,遭遇 家族的强烈抵抗。现场死者13岁的女儿受到刺激,出现跳河自尽,被长沙强制拆迁维权人员救下,并及时给予心理疏导。有维权人员问莲花派出所长:“你们为什 么要抢尸块?”派出所长回答:“是经过镇党委研究决定的。”(录音,录象,证据已经固定)。



(图5)



连家属准备办丧事的酒,菜,肉,都被洗劫一空。岳麓街道40个维稳人员中部分人员说,我们以为是抗日维稳,早知道是抢尸块我们就不来了。



在冲突过程中,打伤村民20余人,村民现场手机取证被全部没收,给说公道话者带上手铐,目前受伤严重的5人分别是:何华民(死者叔 叔,15073199057),何秀华(女),何香明(女),周枝香(女),何志平(死者兄)五人住长沙望城航天068医院。目前尸块,去向不明白。



2012年9月19日,据最新消息,



何奥今年才12岁,一岁时母亲因出生何奥时没办手续,地方要罚款4000元,因家贫寒,无钱罚款,把罚款条放在桌子上,就离家出走了,现与事实婚姻四年的 后母相依,我们昨天晚上去了何奥家,何奥的伯父一直被当地领导叫去谈赔偿问题,何奥多次叫伯父回家都未回,我们晚上12点左右才走,今天早上6点多何奥来 电话说伯父60来万签字了,但没有经后母和她的同意,亲戚还多人做工作,说伯父母都是为了她好,要她算了,她和她后母都很无赖,要上省信访局也不知方向, 她后母和我通话时,有人在凶她后母和谁在通话,我在电话中听她后母回答说是和娘家人说话,和娘家人说话也不行吗?后来就没有了,我打过去无信,但就是不 满,可怜的小女孩子,能如何呢,亲戚都只听她伯父的,希望大家给与帮助。



目前,家属被强迫封口,威胁。控制。由于事情性质的恶劣,由于家属的懦弱,由于岳麓区政府的强烈掩盖真相。目前,长沙被强制拆迁维权人士已经介入调查,取证,并固定部分证据,将陆续向网络披露。







为视证听,强烈呼吁,请求中共湖南省委,省政府,全国正义的新闻媒体调查,落实,给予权威真相!










控诉政府官员授意碾死上访村民,公安滥权抢尸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叫何奥,今年12岁,家住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华宝村何家老屋组,命运悲惨坎坷:我一岁时,母亲韩晓兰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原因是家里穷,拿不出我出生时计生罚款4000元,在政府的逼迫下负气抛下镪褓中的我出走。缺失母爱的我在父亲和爷爷一把屎一把尿的照料下才慢慢长大懂事,所以我特别珍惜这份亲情。可如今,天降横祸,年仅49岁的父亲蒙冤惨死,我怎不悲痛欲绝,我要控告,我要为父讨回公道!现谨向领导反映有关情况:



一、 祸起政府征地拆迁补偿不公



几年前,京珠高速公路扩建,京珠西线29标段竹山屋大桥至狮子垅隧道段经过岳麓区莲花镇华宝村何家老屋组,我家责任田被政府征收,但拆迁补偿不合理导致土地纠纷。因长湘29标段高速工路的拉通,临近高速工路的房屋(路面高出房屋约10米)下水道等原因,受到影响,并有不同程度的破坏。为求得合理补偿,我父亲何志华多次到政府部门四处求助,也多次进京上访,但一直未能解决问题。地方政府反而把父亲列为刁民,视为敌对分子,经常威逼恐吓。



二、以权压人,凌云副镇长授意碾死我父何志华



2012年9月16日13时左右,也是我父从北京上访回家只几天,我父与本队队长、本村村长以及莲花镇凌云副镇长在京珠西线29标段竹山屋大桥至狮子垅隧道段靠近隧道端的路面上再次谈论拆迁补偿之事,期间因言语冲突,发生肢体碰撞,凌云副镇长狠狠打了我父二记耳光,村长和队长随即把我父拖下路基并劝其不要再上去了,我父咽不过这口气,再次跑上去与凌云副镇长理论,并睡在铺设沥青的路面上说“有本事,你就压过去吧”,此时施工单位一台沥青压路机停在三米开外。哪知凌云副镇长竟然说“这条高速公路不死几个人修不好”“压死你有钱赔”,并授意压路机开过来。当压路机快要接近我父身体时,司机将车停了下来,但在副镇长使眼色暗示下,司机又发动车子朝我父身体压了过去,我父瞬间丧命,头部就只剩下头发了,脑浆飞溅两米远,后来清洗过的沥青路面上还清晰可见我父头骨着地点的凹痕,真的叫人撕心裂肺、惨不忍睹!



三、 地方政府目无法纪、滥权执法



1、惨剧发生后,地方政府不是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迅速组织救援,安抚被害人家属,而是立即封锁消息,抢夺在场群众拍照手机,现场多部手机被收缴,报案无人到场。直到后来我在维权群众的帮助下拨打北京110,当地公安派出所才出警到现场拍照记录。



2、更令人发指的是:9月17日凌晨4点多,四、五百公安警察和政府官员突然包围现场,杜湘飞书记叫人把我和爷爷抬上救护车,两台吊车迅速开进来,吊起肇事压路机,抢走我父遗体,倒拖、打伤多名阻止他们的围观群众,我伯父被打伤了腿、我婶婶被打断两颗牙齿,还抢走了香烛、钱纸、鞭炮等祭祀用品 以及大量的鱼肉、菜、油米和矿泉水。对此恶行,民怨沸腾。



3、在未对肇事人采取刑事问责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善后事宜极为不妥。政府部门抛开我和继母(与我父四年事实夫妻),长时间留置我伯父,威逼利诱,胁迫他在不平等的善后处理协议上签字按手印。先是说二十多万元摆平此事,后在维权群众的声讨中加到六十多万。其间从未征求我、继母以及爷爷的任何意见。我坚决不服,要求严惩凶手,为父报仇雪恨,多少钱都不能换回我父亲正值壮年的生命,遥望苍天,我要爸爸!





此谨呈:湖南省信访办


控诉人:何奥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